<nav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menu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menu>
    <xmp id="kcesk"><nav id="kcesk"></nav><menu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kcesk"></input>
    首頁 -- > 人物

    葉蕾:用六年詮釋“浴火重生”

    發布時間:2018-06-29 20:49  來源:中青在線 

    ????她曾是一名天性活潑的女孩,因一次意外爆炸,致使全身燒傷面積達80%;她曾是活著的“木乃伊”,躺在床上3個月動不了;她曾經像是被“活剮”的兔子,四肢外露的皮膚沒表皮,紗布直接粘著肉;她的身體曾同時內置的擴展器最少時兩個,最多時8個,注水扎針至少3072次以上。

    ????“與世隔絕”6年后,她重回生活,考駕照、讀研究生。她是福建師范大學2006屆優秀畢業生、莆田市殘聯辦公室科員葉蕾。

    2006年葉蕾從福建師范大學畢業

    “人生中難忘、美好的階段”

    ????作為家族里的老幺,葉蕾自小受到長輩寵愛,三口之家生活幸福。她從小就喜歡畫畫,畢業于福建師范大學的張敏是她的初高中美術老師,張敏看她畫畫方面資質不錯,是可造之材,在初中和高中階段,一直免費指導她。

    ????高考時,葉蕾不負眾望,如愿考上福建師范大學服裝設計專業,藝術考試成績排該專業第一名。

    ????有興趣作為基礎,葉蕾在大學里成績優秀,獲得過學校的“優秀共青團員”“三好學生”“優秀學生干部”及“校優秀畢業生”等榮譽,她設計的服裝作品也在大學多次獲獎并被福建師范大學收藏。她說:“大學四年,是我人生中難忘、美好的階段?!?/p>

    ????大三時,她在廣州真維斯總部實習,因為良好的專業基礎和工作態度,后來公司決定招收她做男裝設計師。她說:“服裝設計界一般認為,男裝是比女裝更難設計的?!彼寡?,“我那時很想從事服裝設計,好幾家公司都找上門,我又專業對口,是很好的選擇?!钡改赣胁煌目紤],念她是獨女,建議她考選調生,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不要到外面去闖蕩。她是體諒父母的孩子,為了不讓父母失望,她報名了選調生考試。只一個月時間復習,她通過了考試。當時政策沿海地區支援內陸,她從莆田調劑到了三明。

    “人生就是一部反轉劇”

    ????考上公務員后,葉蕾決定將來找個體制內門當戶對的對象,就這樣結婚生子、終老。然而,天有不測風云?!叭松褪且徊糠崔D劇,人算不如天算,一場突然的意外,徹底打亂我的人生規劃與軌跡,也算是我此生的分水嶺吧?!比~蕾說。

    ????2006年7月20日,剛畢業不久的她,在父親陪同下去三明報到。21日,父親幫她一切安頓好之后,先回了家;22日晚她因村級組織換屆工作,和同事一起加班后,四人就近在單位旁邊小吃店二樓吃便餐。也就是這個時候,由于店里廚師操作不當,液化氣突然爆炸起火。四人都沒來得及逃跑,離世三人,只有她幸存下來,但被嚴重燒傷,全身燒傷面積達80%。

    ????“我從火場被救出后,我有醒來一次,就覺得渾身都痛,也燙。好不容易熬到救護車到達時,在抬上擔架那一刻時,我努力睜開眼睛,顫顫巍巍抬起自己胳膊看了一眼,全是黑焦的,皮一小塊一小塊在掉,之后便昏厥。但是意識里我希望這個只是夢,我想醒來,想起床,可惜不是,那一切都是真的……”葉蕾回憶。

    ????最初三個月,她躺在三明的醫院里,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具活“木乃伊”,全身從頭到腳纏著紗布,每天都是不斷地換藥。因為吸入大量濃煙,她的氣管被切開,第一個月完全無法出聲。后來她有意識的時候,發現自己動不了,翻不了身,疼到無法睡覺。這樣整整三個月,她感受到的是折磨,但終于“頭關算挺過來了”。

    現在的葉蕾

    “我才22歲,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”

    ????正常人如果躺三個月不動彈,全身運動機能就會退化,肌肉就會逐漸萎縮變形、僵硬。她想自己再不能這樣下去了,首先要能起床,在父親悉心呵護下,她開始嘗試先坐起來,再慢慢適應下床?!翱上碌刈呗酚钟龅诫y題了,因為我的足弓已經開始變形,不能像正常人那樣后跟著地,只能像跳芭蕾那樣踮著腳尖走?!彼f。此外,還有一個問題,就是她的四肢肌肉組織、毛細血管算是從新長肉芽,極度脆弱,家人想攙扶行走,結果手一握,拿起時,就是一個“血掌印”。原來是她的皮被粘起來了。

    ????對她的考驗還不止這些。那段時間全身的“皮”是硬邦邦的,沒有一點彈性,平常人覺得再簡單不過的搖頭、抬手、握拳、下蹲,她沒有一個動作能做到,“甚至連鼻腔內都瘋狂長瘢痕,嚴重影響我的正常呼吸?!比~蕾說。后來,她轉院到漳州175部隊醫院進行功能康復訓練。

    ????“本以為前期的換藥就已經夠折磨人的了,沒想到康復更難?!彼私獾?,一些重度燒傷者四肢變形僵直,看起來有些怪異,就是因為康復這關挺不過、 堅持不下來?!皼]有經歷過燒傷的人,永遠體會不了那種無法言表的切膚之痛。完全就是僵直。只能咬牙一天天堅持,因為我不想就這樣活下去,連生活都不能自理,有什么意義。我才22歲,我想盡快融入社會,我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?!?/p>

    ?

    “在京治療49個月,中間一次也未回家”

    ????等葉蕾行動恢復得差不多后,2008年國慶節剛過,父親就毅然孤身一人帶她北上到中科院整形外科醫院;臨行前,他對身邊所有人留下一句話:“女兒治不好,絕不回來”。

    ????“這一離開,就是49個月,中間一次也未回來過!”聽起來好像是很久,但其實已經是超前結束治療了,因為她一直在超負荷的做手術?!拔覀兪亲约赫业闹髦吾t師,當他看完我的情況后,淡淡地說‘可能需要七八年才可以恢復’。聽到這話,我心都涼了,難道我最美好的年華就要這么度過?我不甘心?!彼眯袆幼C明了自己的能量。

    ????在北京,最初的手術都只是放擴張器治療。這是一種新的植皮方法,就是通過擴張的方法,使瘢痕周圍的正常皮膚“生長”,好比漸漸吹氣球,用“生長”出的皮膚修復瘢痕。在北京四年多的時間里 ,葉蕾身上曾大小放了至少30個擴張器。令她難忘的是,后背同時放四個大號擴張器,疼痛難忍,趴在床上哭了一天,卻堅持不肯吃止痛片?!澳敲炊嗷厥中g我都沒吃過,我不想也很怕有藥物依賴性”。她說。

    ????放擴張器治療的同時,還需要通過埋在皮下的一個小壺嘴扎針注射生理鹽水?!叭绻?個包我就得挨8針,如果扎得不順那就得多挨幾針。我每次一到注水時,就流汗、發憷?!?后來,扎針成為葉蕾父親一項非常嫻熟的技能。父親眼睛不太好,葉蕾就自己動手,自己給自己扎針。在北京的那段時間,她“經常妄想,抬頭看天時,能有外星人飛過,把自己接走,這樣就可以不用這么痛苦了”。

    ?

    葉蕾接受采訪

    “北京回歸來,在家只待十天就去上班了”

    ????2012年12月,從北京治療結束回到莆田,她終于又重返生活,重返工作崗位。葉蕾說:“從北京回來后,在家只待十天,我就迫不及待去上班了;因為覺得,爆炸發生后各級組織、領導、醫生等人,對我的幫助非常大,也只有通過重新融入社會,通過上班工作,才能表達心中的感謝”。

    ????“6年沒出門,當再次坐上公交,走到街上,看到那么多上的商店與行人時,那種心情,真是五味雜陳?!彪S后,她一邊工作,一邊不忘充實自己,2013年拿了駕照,2014年又跨學科考上省委黨校公共管理專業在職研究生,去年順利畢業。

    ????“如今工作5年多了,負責的事務多少會有變化調整,時不時還會遇上個突發事件,但這些與我所經受那段黑暗相比,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,人的心態就是這么一點點磨礪出來。到“煉獄”走了一遭,葉蕾還是葉蕾,有不同也有不變。她重新融入了生活,也回到了自己。(樂華斌)

    來源:中青在線

    【編輯:】
    太大了受不了轻点在线观看
    <nav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menu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menu>
    <xmp id="kcesk"><nav id="kcesk"></nav><menu id="kcesk"><strong id="kcesk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kcesk"></input>